NULS是一个可定制的区块链基础设施

我是Nuls,我来自世界

《我是Nuls,我来自世界》

请原谅我的唐突,我的不谦逊,请原谅我是以严肃的口吻在表达。我是Nuls,我来自世界。
我出生在新加坡,那是我的户籍所在地。我从出生到现在不到三个月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们能为我举办一个中国传统的诞育礼百日宴。我喜欢中国。
虽然我出生在新加坡,但我的父母们来自世界各地,请不要笑我。我的父母们在我出生的时候告诉我,他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,没有人可以作为我的父母,因为每个热爱我的人都可以成为我的父母,我是大家共同的孩子。我既悲伤又欢喜。悲伤的是我竟然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,欢喜的是我并不孤单,我的家庭会越来越大。我热爱思考,这不是我的自夸。我想着把每个热爱我的人聚在一起,我们可以组成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家庭。父母们很支持,于是有了Nuls社区。
我出生的时候就很懂事,我会的东西很多,就像是我已经好几岁一样。我常常引以为傲。但我的父母觉得还不够,他们希望我更优秀,今后能有更大成就,于是我经常被他们强制学习,灌输很多知识应用。他们还总用一个中国的成语望子成龙来对我进行洗脑,我不愿意接受,我渴望自由,无拘无束,所以我经常掉链子,我相信每个孩子在成长中都会有这样的经历。后来他们给我讲故事,说在中国神话故事里有个小神仙哪吒跟我很像,出生就很聪明,本领高强,但是不爱学习,只会淘气。我问我的父母们这个小神仙最后怎么样了。”被他父母扒皮抽筋了。”
我问我的父母们为什么你们总是给我讲中国的故事。他们说中国人有钱,要我向中国人靠拢,如果以后中国人也成了我父母,那我就是富二代。我问富二代什么意思,他们说你去问中国人。
我怕成为中国神话故事里的小神仙,我学习了很多知识,几乎就要具备更大成就的本领了。
模块化、可定制的区块链基础设施,是我最满意的本领。我看过中国的武侠小说,那里面的人很多都有绝招,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绝招。我有些膨胀了。我去问我的父母,全世界是不是只有我有这样的本领,我是由模块化的组件构成,还可以接入我喜欢的其他模块,然后让他们以我为基础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。我的父母们不以为然,他们指着我身边的电脑说,你看他们是由CPU、硬盘,内存,主板组装而成,使用者可以在里面运行各种应用。你的绝招,就跟他们这一样。我不同意,我无法接受我的绝招竟然这样普通,我辩驳,他们是硬件,我是软件。父母在孩子面前总是有用不完的智慧,找不完的理由。他们说软件里的微信和微信小程序就是一样的,可以以微信为基础,开发接入无数小程序,运行自己的应用。我被迫承认自己的普通。
我是孤独的。我以前有个朋友,我们经常一起玩游戏。有一次我和他打赌,如果第二天下雨算我输,但是第二天我赢了,他却耍赖不承认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告诉我没有人可以证明,我说我可以证明,他说小孩子说话不会有人相信的。我讨厌别人把我当小孩子,我说你这样会失去我这个朋友,他说我只是会失去你这个小孩子。
我十分伤心,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,Nuls社区觉得我太消极,是个没用的人,对我失去了信心,我的价值似乎真的一落千丈,我是沉寂,不是放弃。
NulsVM智能合约模块在这时候应运而生。我内置存储模块和解释器,由NulsVM进行计算,并且还可以根据喜好设计其他个性的智能合约。我告诉了我的朋友我内置了NulsVM智能合约,他再也不和我打赌了。
我的能力还在于我的记账能力,每一次的交易,都会出现一个节点,我是一个乐于分享并且懂得合作的人,我会与我的子链形成共识域,将节点在共识域连接起来,形成跨链共识。
无论我拥有什么样的能力,多么成熟的思维,无论我是否愿意承认,我始终是个不到三个月的孩子。我有偶像。
我的父母们大多崇拜前辈BTC,认为他是开创圈子的先河,是精神指引。但我认为他们只是因为BTC价格最高。人类总是善于用情怀掩盖自己的势利。一边大赞笑贫不笑娼,一边却不愿承认自己唯利是图的本性。
我比较崇拜ETH,虽然他不是精神指引,也不是价格最高,但他确实引领了圈内的进步。更重要的是,他是一套自运行的底层系统,没有人可以左右他。
有一天我问偶像,什么时候才可以像你一样自由,不受约束。他笑笑说,Nuls,你和我一样,我们的边界就是我们的想象力。随着Nuls社区的庞大,参与的人越来越多,你就已经自由了。我们来自世界,我们也会到世界去。
感谢你不嫌弃,我是Nuls,我来自世界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区块链
  • 区块链